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历史 > 抗战英烈事迹 >

杨虎城与西安事变

时间:2017-05-24 09:12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点击:

引子

  1936年12月12日凌晨,时任西北“剿总”副司令的张学良和十七路军总指挥、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杨虎城率领东北军、十七路军,发动“兵谏”,用武力扣留了正在西安视察、部署,准备对红军进行大规模围剿的国民政府军委会委员长蒋介石。提出了 “(一)改组南京政府,容纳各党各派共同负责救国 (二)停止一切内战 (三)立即释放上海被捕之爱国领袖 (四)释放全国一切政治犯 (五)开放民众爱国运动 (六)保障人民集会结社一切之政治自由 (七)确实遵行孙总理遗嘱 (八)立即召开救国会议”的八项政治主张。此事件后又被称为—西安事变。

  “兵谏”在中国历史上非常罕见,它是运用军事手段迫使最高当权者改变政治路线,具有军事政变的性质。这种做法,在中国一直不为当权者所容,还被一些推崇封建“忠君”思想的人视为“作乱犯上”。因此,在对西安事变的研究、宣传,特别是对事变的主要策划、领导人杨虎城的研究、宣传上一直存在一定的误区与缺憾。一些不了解历史和故意贬低杨虎城历史作用的人,把西安事变的发生归咎为“杨虎城被红军打怕了,才接受了共产党的统一战线的主张;蒋介石要调十七路军离开陕西,触及杨虎城的核心利益”等等。为还原历史,需要从杨虎城爱国主义世界观的形成、他与蒋介石、张学良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等方面进行深入的解析,方能理出其中的头绪。

  一、出事之因

  杨虎城从少年时代就是一个不堪压迫,不断探索的人。他从参加辛亥革命起接受民主革命的思想,在他事业的发展过程中,爱国、反对帝国主义侵略逐渐成为了他的基本理念。

  1 爱国情怀

  1893年11月26日,杨虎城出生于陕西省蒲城县一个贫困农民家中。他自幼聪慧,但因家境贫寒只上过两年私塾。少年时就当了童工,16岁时父亲被清廷杀害;在当地,他组织起济贫扶弱的“孝义会”。而后演变成对抗官府、为当地农民撑腰的农民组织“中秋会”。

  1911年,辛亥革命的风暴席卷陕西大地,杨虎城带领200余名中秋会员参加了革命军。

  1917年,孙中山先生发动了讨袁护法运动。1918年,陕西靖国军成立。杨虎城率领以“中秋会”为基础的一团人马参加了靖国军,在护法战争中英勇作战,屡见战功。1922年,陕西靖国军失败。杨虎城坚持信念与立场,不向北洋政府投降,他率部转战千里到陕北蛰居。在此期间,他派人与孙中山取得了直接的联系。1924年中国国民党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杨虎城派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孙中山在大会期间亲自为杨虎城办了加入国民党的手续。杨虎城信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积极拥护他“三大政策”。

  1927年,他与李虎臣率领不足一万之旅坚守西安,抗击了八万之众北洋军的进攻与围困达半年之久。有力地支援了广东国民政府发动的北伐战争。先解围后,他部纳入了冯玉祥的系列,东出潼关赴河南、安徽一带与北洋军作战。

  1927年下半年,国民党与共产党彻底分裂,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这时的杨虎城思想上非常苦闷。

  1928年春天,为探索真理,了解世界、思考未来、寻求出路,杨虎城偕夫人谢葆真、秘书米暂沉三人由上海乘“长崎丸号”东渡日本,去了解世界。在日本,他先到神户,后转到东京,住在东京近郊的大冈山,后又移居东中野。此间,为了隐蔽低调,他化名“呼尘”。

  杨虎城到日本不久,1928年的5月,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了“济南惨案”①。面对日寇的暴行,担任北伐军总司令的蒋介石不敢抵抗,命令北伐军绕道离开了济南城。接着6月,日本人又制造了“皇姑屯事件”。炸死张作霖,企图借机霸占东北。这时,日本国内发生了金融危机。田中内阁上台后,一方面以特别贷款缓和金融恐慌;一方面采取“对华积极政策”,即在中国实行军事进攻的政策。杨虎城在日本期间,看到了垄断资本的日益扩张和广大劳动人民贫困不断加大的两极分化;看到了日本军国主义者正在启动战争机器,企图用对外扩张来解决国内日趋严重的矛盾。将这些事件与日本国内的各种矛盾联系起来,杨虎城清楚地认识到,日本帝国主义的对外侵略势不可免,而其发动侵略的主要对象就是中国。他从这里认识到中国革命与日本帝国主义的关系,这对于他树立起坚定不移的抗日爱国思想、在部队中坚持进行抗日教育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1931年“9.18”事变发生,面对日本的侵略和蒋介石政权的无能,杨虎城忧心如焚。他在“9.18”事变后第5天(9月23日)公开发表了《杨虎城泣告全国》书。他说:“连奉副司令(指张学良)指皓、号两电,通告日军侵据沈阳、营口、安东、长春等处,解除我国军警武装,噩耗传来,发指皆裂。”“虎城分属军人,职司卫国,枕戈待旦,志切死绥,痛心外患方深,惟冀同仇敌忾,披历陈词,只希垂察。”②

  同时在沈阳失守后,蒋介石写下了这样的日记:

民国二十年 九月十九日 星期六

  昨晚倭寇无故攻击我沈阳兵工厂,并占领我营房。接报,已占领我沈阳与长春并有占领牛庄消息。是其欲乘粤逆叛变之时,内部分裂,而侵略东省矣。内乱不止,叛逆毫无悔祸之心,国民亦无爱国之心,社会无组织,政府不健全,如此民族,以理论,决无存在於今日世界之道恃,而况天哭匪祸)相逼而来之时乎,余所持(恃)者,惟一片爱国心,此时明知危局在即,亦惟有鞠尽瘁死而后已耳。

  民国二十年 九月二十日 星期日

  日本侵略东省,是已成之事,无法补救。如我国内能从此团结一致,未始非转祸为福之机。故对内部,当谋团结也。闻沈阳、长春、营口被倭寇强占以后,心神哀痛,如丧考妣。苟为我祖我宗之子孙,则不收回东省,永无人格矣。子勉之。内乱平定不遑,故对外交太不注意。卧薪尝胆,教养生聚忍辱负重,是我今日之事也。上午与敬之、真如、天翼协商。下午由南昌出发回京。“

 从这两段日记中人们不难看到蒋介石的一片爱国之心,但同时看到他并没有爱国的举动。面对东三省的丢失,蒋委员长既没调兵遣将更未下达抵抗的命令。一个是要“职司卫国,枕戈待旦,志切死绥,痛心外患方深,惟冀同仇敌忾,披历陈词,只希垂察。”一个则是“已成之事,无法补救。”这是多么大的差异呀!

  1931年10月10日,杨虎城在十七路军国庆纪念会的讲话中进一步表明他对抗日问题的认识与决心,他说:“目前是我们国家危急存亡的关头,却值国庆纪念,实在无甚可庆,我们要努力报复国仇,誓雪国耻。第一要排除私人意见,停止内争。大家确实团结起来,认清对外目标,在中央指挥之下,一致的动作。第二要充实我们的力量,拿我们十七路武装的同志来说,全体官兵要加紧训练,要准备随时可以和日本或其他帝国主义决一死战。本军十余年来,每次作战,多为打倒军阀,现在准备更进一步的工作,打倒帝国主义。古语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们国家如灭亡,我们个人,还能独立存在吗?况且保卫国家,尤其是军人天职,现在国难临前,我们要本着向来的革命牺牲精神,为国拼命,‘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是要我们每个同志要切记,而且要奉行的。”④

  杨虎城是国民党高级将领中公开强烈要求抗日救国的第一人。他从“9.18”事变后就走上了为挽救国家民族危亡,坚决抗日的不归路。也从那时起,他将自己的一切政治、军事、经济计划与活动都纳入了抗日救国的大方针和目标下。他此后的讲话,特别是对部队的讲话、训词,必定要讲抗日问题;他对陕西经济建设的指导原则从造福桑梓,转为建立可靠的西北抗日后方基地。

  杨虎城为了弄清蒋介石的抗日态度与战略,希望蒋能领导全国军民抗日。在1932年初,杨虎城派秘书米暂沉到天津,找到与蒋介石关系十分密切的大公报负责人张季鸾 ,试图从张季鸾那里了解到蒋介石对日的真实态度。

  张季鸾对米暂沉说:“目前的政府是中国几十年来最强有力的政府,整个中国的军事力量统一于蒋先生;汪精卫是今天在中国政治上号召力最强的,蒋、汪合作的政府,不能再比这个更强了;就财政说,宋子文办财政,比之梁士诒、王克敏等也不知要强多少倍。东北问题,是几十年来中国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只是在今天爆发,譬如长期病人,早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了,甚至早已死亡,只是“9.18”事变才发丧,因而使南京政府做了孤哀子。我们不应该归咎于今天的政府,这样的政府尚且应付不下来,更没有人可以应付了。希望虎城先生注意,不必多所主张!”⑤张季鸾的这番话道出了以蒋介石对日本侵占东北的基本立场与态度。在蒋的利益划分上,东北原就不是他的,日本人要拿,就拿去。正好削弱了张学良的力量,还利于国家统一呢。要究责任,你去找清政府吧!

当时中国社会存在着三大矛盾:一是日本帝国主义主义侵略与中华民族存亡的矛盾;二是以中国共产党为代表的新政治力量与以蒋介石为代表的统治阶级的矛盾;三是在统治阶级内部以蒋介石为代表利益集团与其他利益集团和政治力量的矛盾。在蒋介石的政治天平上集团利益从来都是最重的那一头。在他处理三大矛盾的顺序上,首先是解决党内的反对派;次之是共产党;最后才是日本。概括起来就是“禳外必先安内”。在蒋介石的日记中,从1928年日本军队制造了“济南惨案”后,他在日记中每天都要写“雪耻”二字。但是从1928年到1936年这八年里找不到他雪耻的计划与行动,而对其他力量的镇压与战争却连年不断,血流成河。

  2 积极行动

  杨虎城是个理想主义者,也是一个言行如一的人,他认准的事情就要一直做下去的。当他下了要坚决抗日的决心后,他就对抗日活动都给予积极的支持,对青年学生的抗日要求与活动,都特别予以暗中保护。

  1931年12月,西安学生抗日救国会举行游行示威,有5000多人参加,先后到陕西省政府和第十七路军总指挥部新城请愿。杨虎城带病到新城大操场向学生讲话:“今天听说各位举行爱国运动,精诚救国,我是十二分的同情,同时我的病也可以轻一点。至于请愿呈文亦经看过,所列各条,我均即转呈中央办理,毫无疑问。”⑥ 12月18日陕西全省学生抗日救国会在西安骡马市口举行扩大宣传周,到会5000多学生。学生捣毁阻拦学生举行抗日宣传的国民党陕西省党部,打碎党部负责人田毅安住宅之物。对于学生的行动,杨不但没有镇压,还让省政府秘书长南汉宸出面与学生认真对话,满足了学生们的抗日要求。

1932年1月28日深夜23点30分,日军在上海闸北天通庵路突然向十九路军发动袭击。十九路军在爱国将领蒋光鼐、蔡廷锴的率领下,奋起抗战,开始了一二八 淞沪抗战。战争中,十九路军将士在上海人民的支援和全国爱国力量的声援下,浴血奋战,打退了日军的多次进攻,粉碎了日军占领上海的企图。从1月28日到5月9日十九路军从上海撤退,其间日军增兵达六七万之多,且有大量海空军的配合,而十九路军仅得到张治中第五军的支援。武器弹药得不到补充,当时战场迫切需要平射炮和高射炮,经向南京军政部一再呼吁请领,军政部始终不发一枪一弹。军政部甚至通令各部队说:“十九路军有三师十六团,无须援兵,尽可支持。各军将士非得军政部命令而自由行动者,虽意出爱国,亦须受抗命处分。”同时南京军政部还克扣军饷截留各地民众给十九路军的捐款。杨虎城对十九路军的爱国行动表示赞赏,对南京军政部的卖国行为十分愤慨。一方面他发出通电,表示声援;另一方面他违抗军政部的命令,秘密地将十七路军从国外购买,刚运抵上海的一批武器送给了十九路军,有力地支援了一二八抗战。

  1932年3月,日本帝国主义在东北建立起傀儡政权“满洲国”。 杨虎城闻知,于3月25日发出《声讨东北叛逆通电》在通电中他再次表示:“虎城分属军人,志切讨逆,枕戈待命,誓保国疆。迫切陈词,祗祈垂察。”此后,3月26日安徽省政府主席陈调元发表宥电,响应杨虎城之讨逆电。3月29日,浙江省政府主席鲁涤平回电,响应杨虎城的讨逆电。这说明杨虎城的举动代表了当时国民政府当权者中一批爱国者的抗日情绪。

  1933年3月,日军占领热河,进迫长城各关口,蒋介石亲自到

  石家庄指挥。杨虎城主动到石家庄去见蒋介石,要求率部队参加对日作战。陪同杨去见蒋的李志刚说:“在听了杨的抗日要求后,蒋又慢又低地对杨说:“现在抗日还用不着你的部队,你回去好好地训练部队,就好了。”同时告诫杨:“你读书少,不知道古今兴衰全在用人的得失,例如,胡逸民欺骗了我,也欺骗了你,以前我告诉过你,你还用他,以后用人的事,要多加考虑,你那里还有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去要查查。” 蒋介石的这种态度对杨虎城的满腔抗日热情被浇了一盆凉水。

  同年春,日本间谍小泉浩太伙同美国人艾克佛(译音)瑞典人多

  福寿到西北地区从事间谍活动。被杨部发现,从他们所带物品中搜出了私下绘制的新疆、青海、宁夏等地的地图和与少数民族勾结的信函及密码。杨虎城非常痛恨帝国主义的这种侵略行径,他明知“涉外无小事”。但考虑,如将这三个外国人交给南京政府,惧怕洋人的蒋介石一定会不了了之。于是他将这三个外国间谍秘密处决后才上报南京。后来,果然引起了外交交涉,蒋介石也很重视,并以处理不好要撤杨虎城的职务来威胁,杨虎城以被土匪截杀,找了两个死刑犯枪毙搪塞了过去。

  1934年5月,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等在张家口组织起察绥抗日同盟军,开展收复失地的军事活动。在同盟军抗日期间,杨虎城首先在舆论上遥为声援,并通过他的老部下许权中,当时任抗日同盟军十八师师长,向同盟军提供了大批武器和其他援助,派去一批中下级军事干部充实许的实力。同盟军在蒋介石的破坏下失败后,他将许权中又招回陕西,继续委以重任。许权中在西安事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事变后仍坚持支持杨虎城的政治主张。

  杨虎城从张季鸾处了解到了蒋介石对日态度的底,又通过在石家庄面见蒋,直接感受到了蒋介石的抗战态度。更主要的是,他从“九一八”、“ 一二八”、日本间谍案和镇压抗日学生运动的一系列事件中认识到指望蒋介石主动抗日是没有希望的;而国家、民族不抗日就会灭亡,他和他的团体也会灭亡。蒋介石如果坚持对内搞独裁,对外搞投降,只会被人民所抛弃。由此下了“我们不能跟着蒋介石殉葬,只有他干他的,我们干我们的”⑦抗日决心。

  1934年9月18日,杨虎城在 “国难”纪念日的阅兵活动中公然打出了“摒决内战统一意志以图救亡”⑧的标语,最早在国内提出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思想。

  注释:

  ① 济南惨案又称五三惨案。 第二次北伐进行期间,日本恐怕中国一旦统一,必不能任其肆意侵略,是以竭力阻挠北伐之进行。日本以保护侨民为名,派兵进驻济南、青岛及胶济铁路沿线。一九二八年,国民革命军于五月一日克复济南,日军遂于五月三日派兵侵入中国政府所设的山东交涉署,将交涉员蔡公时割去耳鼻,然后枪杀,将交涉署职员全部杀害,并肆意焚掠屠杀。此案中中国官民被焚杀死亡者,达一万七千余人,受伤者二千余人,被俘者五千余人。

  ②《杨虎城泣告全国电》,陕西人民出版社,《杨虎城将军言论选集》,第49页。

  ③ 抄录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弗研究中心《蒋中正日记》

④贾自新:《杨虎城年谱》,中国文史出版社,2007年版,第249~251页。

  ⑤米暂沉:《杨虎城将军》,中国青年出版社,1998年版,第70页

  ⑥贾自新:《杨虎城年谱》,中国文史出版社,2007年版,第260页。

  ⑦米暂沉:《杨虎城将军》,中国青年出版社,1998年版,第70页

请关注唐山印政抗日博物馆公众号